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秀艺网 >> 画家 >> 张永军
66.9K
收藏:13813985236
张永军简介
张永军 字乃山 1998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现任教于江苏省戏剧学校,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家。 近年主要艺术活动2004年建国五十五周年江苏省美术作品展2005年学院前后——第二回展2006年70后学院艺术家邀请展      文人主义——实力派青年国画家提名展      江苏省第三届山水画展(优秀奖)2007年殊途——70水墨邀请展      江苏省花鸟画大展      两京之间——中国水墨大展2008年学院在线——中国70年代水墨画家提名展第三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 
作品鉴赏
学术评论
 画花、画鸟--为了被忘却的观看商勇    我时常自问:撇开文化立场不论,就人类观看方式的革命与演变而言,工笔花鸟画于今日的世界有何意义?就眼下的情形来看,传统的笔墨修为及与之一体的一整套“写”的法则在工笔花鸟画中几乎退场到可以忽略的地步。花鸟画是否只是一种闲适文化的标本,或是一个保留画种?当我们面对一幅被明人与清人的观看诠释修正过无数次的宋人花鸟时,是在内心寻觅贴切,还是调准焦距后使之显影成像并在内心作遥望似的凭吊?西方人的观看直接且粗暴,他们很早就摸索出一整套在二维平面上呈现三维立体视错觉的伎俩,最后,他们终于发明出了机械镜头,尽管它具有仿生学意义,但比之于人眼,不知笨拙简陋多少倍——再先进的相机也不过如此,何况显影成像只是观看的冰山一角,我们今天已经习惯了机械镜头的单一观看模式,却早忘记了观看的本来意义,那些退化的肌肉,退化的神经包括退化的情绪和感动,一并被遮蔽于泛滥叠加着的机械图象之下,面对上帝赋予的观看才能的流失,我们时常使用“捕捉”、“稍纵即失”这样明显肾亏的字眼,莫名惊诧于古人的敏感,并为自己的力不从心长吁短叹。    最近看胡兰成的《禅是一枝花》,读到《智门莲花荷叶》一则时有些许想法。他拿《碧岩录》
市场行情
张永军国画作品润格:工笔花鸟画:   5000元∕平方尺小写意花鸟画: 2000元∕平方尺写意山水画:   2000元∕平方尺画花、画鸟商勇  花鸟画是否只是一种闲适文化的标本,或是一个保留画种?当我们面对一幅被明人与清人的观看诠释修正过无数次的宋人花鸟时,是在内心寻觅贴切,还是调准焦距后使之显影成像并在内心作遥望似的凭吊?最近看胡兰成的《禅是一枝花》,读到《智门莲花荷叶》一则时有些许想法。他拿《碧岩录》中一段说事:僧问智门:“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云:“莲花。”僧云:“出水后如何?”智云:“荷叶。”胡兰成是少有的聪明人,自是有一等一的悟性,他的解释入情入理。但我从古人观看方式的角度来理解这句话倒也偶得新解:观看本来是一种松动的不确定不执拗的把持,影象刺激神游,神游生发想象,一切皆虚实相生地,看似一切被神游引向了虚境,实际又每每在实处,招招不着边际,又招招点在要领上。自然和生命都是有机的,你专注于一点时,处处是实在,处处是差异,一花一世界;你还可以用余光去看它,松弛散漫着不去落实,不去执著,这时看到的也是真境,但花非花。在这样的观看下,荷叶与莲花同体而异形,彼此是对方的排场,又彼此是对方的秩序。这观看好比眉来眼去,看与被看早已混沌,看与被看又相互滋养。“人是来到了不识的东西面前方感觉自己的存在,立地皆真。”人也于识的东西面前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目接皆我,只是这些我是真是假,自己也模糊了。  永军是我的同窗好友,国画专业出身。一直以为,永军的心境是接近古人的,他话不多,朋友聚会时,他一直是个旁听者和旁观者。信息与思潮很少会干扰他的心绪,繁华热闹过后,他一样画他的画。他把他的理解都放在了内里,不外露不张扬。他画花又画鸟,这本是两种观看,但他是实的静的,我一直思量他是否也是把绘画当做一种观看,他在观看中把玩光阴。这一种观看在纸张上定型也使他成立,他满纸皆宁静气象,似乎找不到一个气孔,也许这

责声明:秀艺网所有信息均来自(会员/媒体/个人/网络)投稿,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立刻与我们取得联系.

Copyright © 2006-2021秀艺网版权所有    邮箱:12490081@qq.com

苏ICP备20042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