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界资讯
Calligrapher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秀艺网 >> 艺界资讯
长安居:“江湖书法”登上“大雅之堂”
发布时间:2021-01-21 00:00     |    查看:403     字号: T | T

有一副非常有名的联语曰,“陶冶性灵,变化气质”。确实如此,当一人经过审美文化的陶冶,气质必然大变,文人气质生焉。


同是一个人,生命气象的差异之所以这么悬殊,无非是个人生命的内质,在对“美”的长期追寻过程中,发生了升华,可见传统艺术之“美”足以养人、旺人。所以,亲爱的朋友们,凡欲求人生精彩、生命精彩者,都来热爱艺术吧!当一人脱离了“美盲”,或就实现了对人生和生命的超越。


而渴求脱于“美盲”的朋友们,可从拒绝“江湖化”的书画作品起步。


自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家兴建的各大型建筑一一落成,各建筑物内部空间无不需要以传统书画佳作作为重要饰品,在这一类型的书画作品中,最为人们瞩目、仰止者,无过于由傅抱石、关山月两位大师合作的《江山如此多娇》山水画巨制。而在1949年迄今的70多年间,凡有机会为国家各重要楼、堂、馆、所创作此类“布置书画”的书画家,均是艺术造诣精深,又在专业圈子内深孚众望的巨手、大家,这已成书画界业内一个约定俗成的“行规”。


陈列于国家各重要楼、堂、馆、所的“布置书画”,一方面深化了建筑艺术本身的文化内涵,成为建筑构建中的有机组成;一方面更彰显了吾国的大国气象,以令外邦来华访问、游览、求学者不敢小觑泱泱中华五千年历史文化的深厚积淀,故而此中之“布置书画”,实关乎国家文化软实力的“脸面”也。引人心忧的是,昔日张挂书画大家妙作的大雅之堂,而今渐渐沦落为“江湖书法家”所霸占的一方“乐土”,若以北京友谊宾馆内张挂的几件大型书法作品观之,或能称是极有代表性的一例,一个大国的文化颜面,可谓被这几件俗气熏天、臭气熏天的“江湖书法”给丢了个精光光!


近日,在微信朋友圈获观三件陈列于北京友谊宾馆内的书法“巨制”,若非信息发布者的特别说明,我意任何人打死都不会相信这等恶俗不堪的“江湖书法”能登上友谊宾馆的“大雅之堂”。在北京生活过的人大抵都知道,友谊宾馆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前身是国务院西郊招待所,主要用于接待其时在京的苏联专家。1956年易名为友谊宾馆,是国内最早的涉外酒店之一,她还是亚洲最大的集旅游、商务、会议、长住为一体的五星级园林式酒店。由此可知,友谊宾馆的来头不小,实际上这家资深高级酒店内的一切,即能等同于吾国面对世界展示自身各方面国家形象的一个重要窗口。而此“江湖书法”能现身于这一庄穆的场合,造成的不良后果自然多多,最大之一宗莫过于,为外邦诸国中深谙汉学的国际友人们,耻笑吾国传统文化的文脉已断,斯文扫地也。此决非上纲上线,客观实情确是人人皆能洞见。


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有名句曰:“今天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是,美盲却很多。如今的许多成功人士,包括企业家、媒体人、白领等,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想必都很出色,然而,遗憾的是很少有人懂得艺术和鉴赏。这些现象的屡见不鲜,其中暴露的不仅是不懂艺术,还是虐杀艺术,是没有文化的现实症候。”我们大可相信,友谊宾馆的高层领导者在现代酒店管理方面的卓越才能,但是就传统艺术的审美常识而言,他们一定又是不折不扣的“美盲”,试想,如果没有友谊宾馆管理层主事人员的不学与失察,这种犹如“毒霾”般的“江湖书法”焉能出现于此。看来,友谊宾馆领导层的有关人员,亟待好好补上一堂传统艺术的审美鉴赏课。拒绝“美盲”,应从学习开始。


友谊宾馆内部公共空间悬挂的这三件“江湖书法”分别出于米南阳、秦润波、康英(图片款识印章部分拍摄不清晰,暂且称为“康英”)三人的手笔。由“百度”词条介绍知,三人中唯秦润波有“官方”正式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头衔,此若属实,这位“秦书法家”是典型性的不符合中国书协基本专业标准的“会员”,看来人谓中国书协每有“开门揖盗”之事,决非空穴来风。我们都想知道,在中国书协近两万名正式会员中,像这位“秦书法家”水平的“会员”还“潜伏”有多少?他和他们是以什么名目,经哪些人之手混入中国书协的?此等“江湖书法家”都能加入会,中国书协的艺术尊严又将置于何处?!


再查阅米南阳的百度词条简介,几笑掉大牙,引人喷饭。这位“米书法家”自称是“宋四家”之一米芾的后人(以何物为凭证,如何能让书坛信服?),米现任中国书法艺术家协会副主席(这是一个隶属于哪一家机构的艺术团体?是合法注册的吗?您老是副主席,求问主席又是哪位“著名”书法艺术家?),依此两点已能断言,这位“米书法家”不过是一个久历书法江湖的“忽悠客”,他的这些低劣“忽悠”伎俩,俱属被无数大小江湖书法家玩得稀烂的低端“骗术”,在真正的书法圈子内,是一眼见底的“小儿科”唬人把戏,实不足一道、不值一哂。尽管这位“米书法家”号称五岁学书,但就其书艺水准实言评价,的确不能许为迈入书法一艺的基本门槛,与之低劣的书艺相较,“米书法家”吹牛皮的本事却大得惊人,“其书学严谨,博闻强识,意气勤恳,法古今圣手,采众家之妙,师造化之灵,兼收并蓄,大胆创新,追求清隽的格调,用笔、结体、章法力求多变,率真潇洒,雄浑豪放,气韵生动,率真拙朴,酣畅淋漓,给人一种奋发向上的时代感和艺术享受,逐步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转引自“百度百科”米南阳词条简介)以此自吹自擂的“豪语”,再来对照他雷人刺目的“江湖书法”,不把观者的嘴巴气歪才怪!当一人“吹牛皮”的闸门打开后,“牛皮”洪水就会一泻千里,无法遏制。在“米书法家”的词条介绍中,更有“书法界人士有此一说:’启功的杆儿,溥杰的尖儿,舒同的圈儿,南阳的弯儿……’ ”这样一段毫不着调的“江湖式”神侃,敢问米老先生,在哪个“书法界”有这种说法?是月球人的“书法界”吗?一个不学无术,庸俗低劣的“江湖书法家”,把自己同舒老、启老、溥老诸大家齐肩并置,以用作自吹自擂,这已然可目为是对前贤的大不敬,此不唯让人觉得荒唐,更加让人感到愤慨,若非为名利之“鬼”彻底迷住了心窍,何以孟浪无知若此。悲哀啊!


秦润波、米南阳的“江湖书法”虽然恶俗,但其书风的“嚇人”系数,比之署款为“康英”的这件作品,还是差之千里,不能及至万一。人道是,书写一道有“鬼画符”,“康英”之书绝对是“鬼画符”最形象化的一个示例,不是毛笔书写的“鬼才”,必无此“吓死宝宝”的“鬼画符”之书也。


关于何为“江湖书法”,昔年在下尝定义如下:


1、“江湖书法”都看不出其作者学书取法的渊源所在,都是信笔涂鸦的“随手体”。说白了,就是将个人平素日常书写的钢笔字,以毛笔放大书写而已。众所周知,书法实践需要遵循严格的法度,而法度之源,正在书法史上各著名书家创造的书写法式中。“江湖书法”中根本不见史上诸家书法中的任何法式,故“江湖书法”的第一特征是:“不见书法”,即不见书法应有的书写法则。


2、“江湖书法”在外观上都会作孔武有力状,以示个人写字之“有劲儿”。可是“江湖书法”字中所表现的“有劲儿”及结体的张狂等,并非真的具有力度,及包含艺术夸张的美感。相反,“江湖体”书法中所示的“有劲儿”,更近于生活中外强中干的街痞形象,毫无审美可言。综合前述,可总结出“江湖书法”的第二个特征是:“蛮横粗痞”。


3、“江湖书法”的整体气韵全是一团浑浊,好比一盆脏水,泛着臭气,既令人掩鼻躲闪,又兼辣人眼睛,能够产生对于人之嗅觉、视觉的双重恶性刺激。因之“江湖书法”的第三个特征是:“浊如脏水”,这种字迹若长期悬于室内,居处主人或自生浓重浊气也。


以上述拙见为参照,可证米南阳、秦润波、康英三人装点于友谊宾馆华壁之上的三件“大作”全系最低俗、恶俗的“江湖书法”,此当为不争的事实。从小处说,这是把友谊宾馆企业文化建设的水平拉到了“负数”(大型酒店的墙壁上没有书画饰品,文化品格为0,以“江湖书画”为饰品则为负数);从大处说,诚大大有损于国家的文化形象,拥有五千年历史文化积淀的文明国度,风雅不在,俗氛陡生,其国中原本的大雅之堂倏忽之间降格为鄙俗之所矣。


大画家赵无极先生认为,艺术家应该割去舌头,完全凭作品说话。艺术家越“哑”,作品越“响”。愿以赵无极先生此语,与米南阳老先生共勉之,您老人家吹牛皮,还是以悠着点儿为上啊!


友谊宾馆的“大雅之堂”上,之所以能惊现“江湖书法”,使这家声闻遐迩的高级酒店跌份多多,究其根本症结,无疑是因为在我们各个层次的教育体系中,关于艺术审美的教育长期付之阙如的结果。曾几何时,我们的工作、生活、学习几为实用主义思维模式完全笼罩,有人如谈及“美育”这类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东西,在教育中同样不可忽略时,闻之者莫不嗤之以鼻。他们否定的理由很简单,“美育”在现实生活中有什么用?能解决现实生活中的哪些问题?在我看来,“美育”确实没那么“实用”,并且也不应那么“实用”。世间事假令全以简单化、功利化、实用化的“有用”、“无用”来衡量,可以这么说,在整个中华文明史上那些为我们引以为傲的大师们终其一生之力创造的学问,或赖以成名的巨著,都经不起“有用”、“无用”之问。罗振玉、王国维、容希白、商承祚、陈寅恪、钱钟书等大师的著述,既无法产生实际的经济效益,也不能成为“国家智囊”团队制定国策的参考依据,它们就真是“无用”的吗?非也,人文学科、艺术学科的建构决不能行实用主义,功利主义,而是要立足于整个民族,从更为长远的、精神层面的立场来进行考量。一个没有人文学科、艺术学科作为精神底蕴的民族,注定很容易变得目光短浅,浮于表面技能的自满、自足,而不愿意深度探究实用技术背后的“内力”支撑,与之同时,也会产生除“实用”知识之外的所有“知识”(比如美育)尽皆“无用论”的反智观念。一个只知“有用”,不知“无用”的民族,在经济建设上纵然发达了,其精神层面上也是一片荒漠,一个没有“精神”寄托的民族,又怎么能真正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啊!


启老是真正的天潢贵胄之后,却有诗自道,“闻道乌衣燕,新雏话旧家。谁知王逸少,曾不署琅琊”。


启老自解此诗云:“即使像王、谢那样的世家望族,也难免要经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沧桑变化,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以自己的家族为重,就像王羲之那样,他在署名时,从来不标榜自己是高贵的琅琊王家的后人,但谁又能说他不是’书圣’呢!”


米南阳姓“米”未必是米芾的后代,就如同姓王者,未必是王羲之的后代一样。退一万步说,米南阳即使真的就是米芾的后代,您老人家那一笔俗字,也真把老祖宗的脸给丢尽了啊!


卡尔?马克思曾说:“对于不辨音律的耳朵说来,最美的音乐也毫无意义,音乐对他来说不是对象。”这说明,人的听觉固然是天生的,可是能聆听欣赏音乐天籁之音的“听觉”,却需要依赖后天环境的塑造,因之一切艺术的欣赏是一种感官上的精神享受,同时也需要人主动地去“学习”享受。审美感性素质的培养,要通过艺术教育来实现。平心而论,中华民族从来不是一个审美感性素质低下的民族,而是当下普遍流行的实用化、功利化的“应试”教育,在本源上戕害了我们的下一代对美的体验与追求。放眼当下全国各地的中小学校,动辄叫停“无用”的音、体、美课程,以让位于“有用”的语、数、外课程,这种忽视人文、美育培养的实用主义教育,只能产生技术型、工具型的无脑式“美盲”,却无从造就有思想力、创新力的哲思式“大家”。不难想见,假如从改革开放伊始,我们在基础教育体系的运作中,能够持续40年来重视、推扬审美教育,培养出一代热爱美,热爱艺术的新型公民,当下社会中存在的很多棘手问题会迎刃而解,甚至这些触目惊心的社会问题就永远不会出现。“美育”、“审美”等精神意蕴上的追求,从浅表处观察,她无关吃喝拉撒睡,她是“无用”的。但是,一个人在解决基本生存问题之后,进之想要获得一生生活的快意、充实、幸福,首先要拥有享受幸福的能力。当一个人懂得了审美,在精神上有了立足之地,即令他获得了世俗化的财富“成功”,他也不会因此“成功”而酿成精神上的空虚,而后去吸毒、酗酒、赌博……,他一定能懂得运用自己“无用”的审美能力去尽情地享受美好生活,用“审美”的智慧牢牢守住自己的物质财富。在现实生活中,为什么很多人在事业“发达”之后,没有体会到快意人生的如期降临?反而走向了人生的堕落,乃至灭亡,就是基于这些人没有审美能力,没有从精神上得到必要的支撑。一个人生命、生活的容量是有其限度规定的,不用于对生活、艺术的审美,就会转向于负面的吃喝嫖赌抽,如此而已,简单之极。


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的书法,其俗在骨,世之公认。此是否可归为“江湖书法”呢?


我不想说,在友谊宾馆的华堂之上惊现“江湖书法”是一种人文、审美教育,被功利化的人们忽略、轻视后生出的必然“报应”,但是这一社会实相足以促使我们深刻反思,即在实用主义教育下培养出“专业”人才,他们在日常工作中暴露出的“短板”是显而易见的。最可怕的更表现在,当实用主义思维模式过于泛滥之际,人们不但会失却审美的能力,更会失去属于“人”的基本思考力、判断力,进之形成对各种“权力”的盲目崇拜。相对于“江湖化”的“专业化”书法,在近20年来何以在创作审美能力的表现上日益式微衰飒?恰恰是缘于当代“专业化”书法创作的领导者,本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江湖化”书法人物,如中国书法家协会、国家最高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院的领衔人物,原本应以身示范,成为这一门艺术走向更高更深“美感”的导引者,然而让世人深感遗憾的是,现实的实况则全部相反。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中国篆刻院院长、中国篆刻史上第一位篆刻博导骆芃芃,这些个身居书法篆刻学术要津、赫赫威名的“大人物”,其艺术创作水准何尝不也是“江湖化”的?不带半点偏见和意气的就事论事,如果把苏士澍的书法和骆芃芃的篆刻,同米南阳等人的“江湖书法”并置品评,进行客观公正的学术鉴定,它们在“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若有所谓的“区别”,也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区别,难道不是吗?不可否认,书法篆刻创作的推进与发展,在相当程度上是取决于创作与欣赏水平的同步提高,当苏士澍、骆芃芃之流以其低劣恶俗的专业能力,成就为当代书法篆刻创作的“翘楚”时,其“江湖化”书法篆刻作品的观众,势必也只有随之“江湖化”了。这一事实的蔚成,不啻从深层次揭示出书法篆刻的创作与欣赏是互相依存的,亦即世间有怎样水平的“创作家”,就会衍生出怎样水平的“欣赏者”。在审美教育尽失,实用主义、权力崇拜盛行的风气中,“江湖书法”可以在当代社会大有市场、大出风头,也就不足为怪了。由此乃见,当代的“江湖书法”本于高大上的“庙堂”之上,涤除“江湖书法”之难,任重而道远……


骆芃芃的字和印在审美格调上,全是“江湖化”的“风味”,但她对来自民间的批评声音颇不服气,她从内心真心认为个人的艺术水平甚是了得。可见,人要做到自知该有多难!真“难于上青天”也!


如骆芃芃之流能攫取到今天至高的文化身份,当然有“吹鼓手”为其帮忙宣传的功劳。我不知道,“书画频道”的编导们是否只长了耳朵,而没长有“眼睛”,请骆芃芃现身贵台为篆刻爱好者示范,此纯属“放毒”,误人之深,自不待言。


骆芃芃除非不写字,她只要写字,已达到落笔必见谬误的地步,她与苏士澍堪许为当代书坛错字书法家的“杰出”代表也。


据悉,中国书法家协会新一届的主席团换届大会,下周将在友谊宾馆拉开帷幕,友谊宾馆华堂上的这三件“江湖书法”,好像冥冥之中在提醒、警示着中国书协即将产生的最新领导集体,杜绝“江湖书法”,应从这个在当代社会影响力最大的书法专业社团做起。祈愿恶俗拙劣的“江湖书法、篆刻”先在中国书协内部绝迹,唯如此,彻底根除这一当代的文化痼疾,才会现出些许曙光和希望。

66.9K
上一条:千亿级别的艺术品交易交易中心拔地而起,艺术品迎来收藏巅峰
下一条:十上黄山登顶峡谷--还原刘海粟的写生纪实
评论留言
发表评论 (*为必填)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相关法律法规
IP:3.239.192.241
*
*
最新名家
最新字画
关于我们  |   合作加盟  |   收藏问题  |   会员服务  |   免责声明  |   隐私保护  |   艺术赞助  |   使用秀艺  |   友情链接

责声明:秀艺网所有信息均来自(会员/媒体/个人/网络)投稿,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立刻与我们取得联系.

Copyright © 2006-2021秀艺网版权所有    邮箱:12490081@qq.com

苏ICP备20042070号